来自 工作 2019-04-28 19:12 的文章

书界翘楚——忆岭南三子之陈荊鸿

在1920年,陈荊鸿,赵少昂,黄少强三位大师已并称岭南三子。到了1970年,陈荊鸿偕同冯康侯,赵少昂,杨善深四家在香港联展书画名作并出版了画集。那时我就在书上画上拜读老师的作品,心生崇敬。

陈荊鸿偕同冯康侯,赵少昂,杨善深四家联展画册

1973年,我拜入赵少昂老师门下学画,时常前往老师画室请教。在赵老师香港的画堂大厅里,有徐悲鸿大师为赵老师题的“梦萱堂”匾额,匾额下面是纪念赵老师母亲的一方铜像,铜像之上,便是陈荊鸿先生题字的赞词:“母氏劬劳,举世所叹,以母兼父,其事尤难,孤寡相依,满目忧患,恃此十指,以御饥寒,儿幼而才,雅慕书翰,资以膏火,遂其研深,儿学既成,母力已殚,力则已殚,心则已安,至乐在心,微笑在颜,亭亭雅静,穆穆幽闲,我传此神,垂之不刊。”此为我最初知道这位著名的书画前辈,每每到画堂,读来总是心有戚戚,敬佩不已。

1979年中秋,我一如往日向赵老师讨教诗书画学,老师知我求学心切,决定为我引见陈荊鸿先生。这一天我去拜见陈老师,一开门,老师惊讶不已,原以为电话中说要来讨教的是个中年人,没想到是年轻画家,而今如此好学愿学的年轻人并不多见,老师一边赞叹我“有如此求学精神,非常难得”。此次以后,每每有到香港,我便必定去老师处学习。老师将我当做学生,仔细为我讲解书画艺术,我也虚心听教,而更多将我看成他的晚辈朋友,知道我每次回港路途遥远,所以每次返程他必送我他的一些著作,或是他已看过的一些书籍,更要我多临帖,多多读古籍诗词及文学,淳淳叮嘱。老师给我看了许多早期的作品,多种书体,其中以章草最为擅长,字风古朴劲健,有着独特的风格。

翁真如与陈荊鴻老师合照于1982年

徐州网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有不实联系我们进行处理